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流涌动

作品:我在末世有个庄园|作者:愤怒的芭乐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19-10-10 02:14:06|下载:我在末世有个庄园TXT下载
  “你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炽幽天火问道。

  半年的寿命?这真的是在组建势力还是在养猪?

  “可是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”敖广反问道。

  炽幽天火沉默了,毕竟没有十全十美的办法,想要创建属于自己的势力,就必须要有所付出。

  敖广开始在天朝内寻找强大生物留下的蛋了。

  当初末世开始的时候,不止有入侵生物,还有变异兽的诞生。只不过在后来的战斗中,变异兽更不是等级的提升,所以沦落了。

  但是这不代表变异兽不存在,更加不能代表变异兽中不乏血脉强悍的物种。

  敖广行动了,但敖广的目标也不仅仅是变异兽,妖族也是敖广的目标之一。

  在数十天的收集里,敖广足足搜查到了近百枚的蛋。

  其中有十枚的蛋格外引起敖广的注意。

  “它们体内的血脉非常高级,如果真的使用急速成长药剂,就是真的浪费”

  敖广不打算给这十个蛋内的生物使用药剂。

  但是这十个蛋的血奴印是必须要有的,它们这十个未出世的生物极有可能会成为未来天古城的中坚力量。

  敖广依旧在天古城内,除了那十枚蛋之外,其他八十枚的蛋一同摆放在敖广的面前。

  血奴印打入蛋内,同时还有急速成长药剂。

 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之内,蛋纷纷破壳,各种各样的生物出现在天古城内。它们的成长速度非常惊人,有些生物一出生就达到了成年。

  但它们一出世,就知道眼前的敖广是它们的主人,纷纷跪倒在敖广的面前。

  而敖广只给他们下达了一个命令,那就是看守住天古城。

  接下来,敖广带着那十颗蛋回到天古城的天古殿内。

  在这十颗蛋中,同样留有敖广的血奴印。但是敖广要让它们正常的成长。

  将十颗蛋摆放在天古殿内之后,敖广暂且离开了天古城。

  敖广现在持有神器天古荒天戟,试图寻找姬天,势必要和姬天再次分出一个高下。

  但是姬天在赤地内养伤,这些天姬天也是十分的烦躁。

  和敖广战斗回来之后,赤地中的各个长老就开始徐询问姬天当天发生了什么。

  在本体杨天消失之后,在姬天露管理下的赤地诞生了长老团。在赤地的长老团内拥有的权限不低于姬天露,而这些长老团内的强者在赤地的话语权同样不小。

  长老团的出现导致姬天露对赤地的控制力变低,但是也增强了赤地的实力。

  在赤地的长老团中足足有五位传奇级巅峰的异能者。

  姬天为了躲避长老团的追问,以受伤为理由进行了闭关。

  在此刻赤地的长老团中,五个传奇级巅峰的异能者,也就是长老团的五个长老,正聚集在一起。

  “那一天的战斗动静不小,必定是强者在赤地附近”

  “不过真的和姬天说的一样吗?是妖族的人?”

  在长老团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殿堂,一个主位,在主位的两侧分别有两个位置。大长老是一个中年的健壮男子,坐在主位上,其他四个长老分别坐在副位上。此时副位的四个长老正在商讨,唯独大长老一句话都没有发表。

  当四个长老讨论差不多的时候,大长老突然开口说道:

  “老二,你让你的儿子老实一点,最近他太跳了,不知道还以为赤地是他的”

  被大长老点名的二长老脸色一沉,其实他儿子这么嚣张,和他有主动的关系,是他让自己儿子这么做的。

  为的就是宣告他们长老团的地位。

  二长老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,身材削弱,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。

  “是,大哥”

  但是面对自己的大哥,二长老不得不妥协。

  赤地表面上看起来强悍无比,但是在暗地里实则暗流涌动,长老团就是其中的一股势力。在赤地中,还不乏其他不安分的势力存在。

  当敖广来到赤地附近的时候,这一次被敖广遇见的不是其他人。

  正是长老团二长老的儿子,贺隐。

  贺隐的等级在领主级,比起他老子传奇级巅峰的实力,可是有一段不小的差距。

  除了贺隐之外,还有两个史诗级的异能者负责保护贺隐,以及一只有六级异能者组建成的巡逻小队。

  当刻印看到前方出现的敖广时,立刻带领着自己的手下去阻拦敖广。

  “给我拿下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”

  贺隐一见到敖广,语气十分嚣张的说道。

  敖广听到贺隐的话语之后,脸色一沉。

  一个领主级的人类也配在自己的面前大呼小叫的?

  在贺隐身旁两个史诗级的异能者在敖广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,但是贺隐的命令已经出来了,他们必须遵守,不然就要面对二长老的责罚。

  面对两个史诗级的人类异能者,敖广连正眼都懒得去看。

  炽幽天火恐怖的低温瞬间席卷他们,将他们两个变成冰雕。

  贺隐原本还嚣张的脸色随着史诗级异能者的冰冻,变成了一脸的难堪,贺隐也知道自己碰到了不该招惹的角色。

  随着敖广越来越靠近自己,贺隐不得不搬出自己老子的名号。

  “我警告你,我父亲是赤地长老团的二长老,你识趣的赶紧滚出去。”

  “我最后警告你一次,我父亲可是传奇级巅峰的异能者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可是贺隐发现自己的警告似乎起不到一丝的作用,敖广丝毫没有将自己父亲的名号放在眼里。

  贺隐知道自己不能等死,想要奋起反击。

  但是他和敖广的实力差距过于巨大,他的反击在敖广眼中只是一个小孩的拳头。

  敖广一拳砸在了贺隐的左边身体上,将他的左边身体击成粉碎。但是贺隐并没有因此失去。

  “啊”

  贺隐连昏迷都没有昏迷,承担着失去身体的痛苦,贺隐发出阵阵痛苦的吼叫。

  “发……发过我”

  贺隐开口求饶,但是迎接他的只是敖广轻蔑的眼神。

  “现在才想要求饶,是不是太晚了?”

  “我……错了……是我……有眼不识泰山”